掌欢 第199章 提醒

小说:掌欢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19-09-13 10:29:02 源网站:棉花糖
  有赠菜,赵尚书与钱尚书一顿饭吃得心满意足。

  至于酒肆很快要歇业——吃饭的时候,不想这么糟心的事儿。

  卫晗一顿饭则吃得安安静静。

  来去都是一个人,不安静也不行。

  至于卫羌——自从那次请了一次客,再也不敢轻易开口说做东这种话了。

  一个黑瓷罐映入眼帘。

  正闷头喝酒的卫羌抬眸,就见骆笙不知何时走过来,立在桌前。

  “这是——”卫羌带着酒气开了口。

  他喝了一壶橘子酒、一壶烧酒,隐隐有些头晕。

  “腌萝卜皮。”骆笙笑盈盈道。

  卫羌不自觉皱眉:“今日没点这道菜。”

  “赠送的。”

  卫羌心里一惊,酒醒了两分:“今日花销不大,为何会有腌萝卜皮赠送?”

  一道凉凉视线不知从何处投过来。

  卫晗捏着酒杯,面无表情。

  他也想知道原因。

  “因为酒肆要歇业,今日来吃酒的客人都有腌萝卜皮赠送。”骆笙说罢,向卫晗走去。

  卫羌盯了少女背影一瞬,再垂眸看着静静摆在桌面上的黑瓷罐,一时心情复杂。

  他还记得那次带了一罐腌萝卜皮给玉娘,从玉娘脸上看到的感动。

  而他已经有些日子没去过玉娘那里了。

  骆笙微微扬了扬唇。

  有了这罐腌萝卜皮,卫羌就有了去见朝花的台阶。

  而腌萝卜皮是从有间酒肆得到的,顺口提到酒肆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只要朝花想见秀月,听到她会带酒肆大厨参加秋狩的消息,定会抓住这个机会。

  她相信以朝花的聪明能够做到。

  卫晗默默看着拎着黑瓷罐的少女在他面前站定,明眸流波,唇角轻扬,似是想着什么高兴事。

  想一想骆笙是从哪一桌过来的,年轻的王爷隐隐有些不快。

  他才是酒肆的老顾客,骆姑娘却先给太子腌萝卜皮,还给的如此愉快,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扫一眼桌上摆着的四碟赠菜,忽然觉得那晶冻一般的水晶虾仁、金黄酥脆的茴香豆、碧绿酸甜的酱瓜、拌了红油的笋丝都没了滋味。

  这些赠菜是他答应保守秘密换来的,岂是太子那样不劳而获。

  “给王爷带走的赠菜。”骆笙把黑瓷罐放下,转身便走。

  “骆姑娘。”卫晗喊了一声。

  骆笙转过身来,神色冷淡:“王爷还有事?”

  卫晗忽然没了话说。

  好像又被嫌弃了。

  “多谢。”他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看着骆笙向赵尚书那桌走去。

  一时酒散。

  回大都督府的路上,骆辰突然开口问:“姐姐与开阳王很熟?”

  “不算熟。”天上弯月如钩,冷冷清清,骆笙语气更冷。

  骆辰深深看她一眼,道:“我听说姐姐扯掉过开阳王腰带。”

  骆笙嘴角微抽,很快恢复了淡定:“那是过去的事了。”

  跟在身后的石焱一听,脸都黑了。

  听听骆姑娘这始乱终弃的论调,太无情了啊。

  这个事怎么能过去呢!

  骆辰也被骆笙若无其事的态度给惊呆了。

  他以为骆笙好歹会脸红一下。

  “打听开阳王干什么?”骆笙不紧不慢往前走着,随口问了一句。

  骆辰表情严肃起来:“今晚他看了姐姐十二次。”

  石焱呆了呆。

  有这么多吗?

  “是么?我没注意。”骆笙蹙眉揉了揉骆辰的头,“你注意这个做什么?”

  小小年纪,莫不是太闲了?

  回头跟骆大都督说说,给骆辰再请两个先生吧。

  “不要摸我的头。”骆辰皱眉躲开。

  一个男人总是盯着他姐姐看,难道他不该给提个醒?

  想一想这个姐姐是骆笙,骆辰又有些茫然。

  或许真的不需要提醒的。

  这世上能占骆笙便宜的男人,大概不存在。

  踏着月霜回去的还有卫晗。

  偌大的开阳王府因为只有一个主子而显得有些冷清,就连那随风飘摇的一串串大红灯笼都添不了多少热闹。

  卫晗踏入书房,默默看了一会儿书,走向书架背后从一处暗格拿出一把弓。

  弓很普通,在烛光下泛着冷光。

  柔软却带着薄茧的指腹抹过弓弦,男人唇角不自觉带了笑意。

  今年的秋狩,似乎可以期待几分。

  此刻赶回宫中的卫羌立在岔路口微微犹豫了一下,看一眼手中黑瓷罐,抬脚踏上了一条青石路。

  路越走越偏,好在是在宫中,处处灯火通明。

  卫羌推开小院的院门时,心情复杂难言。

  他以为要很长一段时间眼不见为净,可拎着这罐腌萝卜皮,还是不自觉走到了这里。

  青儿见到卫羌,震惊得手中绣筐都掉了下来:“殿下——”

  “你们选侍呢?”

  “选侍在里边。”青儿激动得声音都变了,“选侍,殿下来了!”

  卫羌越过青儿往里走去。

  一道纤细身影屈膝下拜:“殿下。”

  卫羌走进去,把那罐腌萝卜皮放到桌几上。

  朝花看了一眼,心中一动。

  他又去有间酒肆了?

  “殿下出宫了?”朝花因着这罐萝卜皮轻轻抬头,柔声问道。

  看着那张清瘦苍白的脸,卫羌压在心里的火气散了些,淡淡道:“嗯,去了骆姑娘开的酒肆。”

  朝花笑笑:“看来殿下很喜欢那家酒肆。”

  卫羌不由想到了酒肆外迎风招展的青色酒旗,还有大堂里的酒香。

  在那里,确实有种难得的自在。

  看着比以往多了几分柔顺的女子,卫羌心情不错:“那里确实不错,只是以我的身份常去多有不便。”

  朝花爱惜抚着装萝卜皮的黑瓷罐,语气满是遗憾:“是啊,要是换作寻常身份,妾也想去这家酒肆尝尝。能做出这样好吃的腌萝卜皮,酒菜一定十分美味。”

  见朝花难得露出几分向往,卫羌笑笑:“以后会有机会的。”

  他现在只是太子,未免束手束脚,等将来……可以把有间酒肆的大厨招进宫来。

  “酒肆是骆姑娘开的,妾听闻骆姑娘行事肆意,以后或许就不开了。”

  卫羌一听,不由笑了:“不是没有这个可能。骆姑娘确实任性了些,今年秋狩还打算带着酒肆的厨子去,酒肆要歇业。”

  “是么?”朝花带着几分意外,轻轻吐出这两个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掌欢,掌欢最新章节,掌欢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