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欢 第79章 他也在这里

小说:掌欢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19-08-22 10:20:46 源网站:棉花糖
  开阳王为什么不走?

  这个问题就算问卫晗,他也给不出答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反正回府也没有事做。

  不过太子今日似乎对他格外留意,或许是该走了。

  这般想着,卫晗把酒杯轻轻放下,欲要起身。

  这时一名王府下人疾步而来,直奔到平南王面前:“王爷,出事了!”

  “什么事?”平南王十分不快,压抑着恼火问道。

  平南王妃寿宴,来贺寿的人不知凡几,除宴客大厅外又单设了数个小厅,能让他陪着的这个厅里皆是身份显赫之人。

  当着这些人的面,下人慌慌张张跑来成何体统。

  不过这也让平南王心中一沉,生出一丝不详的预感。

  下人凑上前来,压低声音禀报道:“陈阁老的长孙女被人害了——”

  “什么?”只听了个开头,平南王就打翻了酒杯,震惊出声。

  厅中登时针落可闻,无数双耳朵竖了起来,当然面上依然维持着若无其事,端着或满或空的酒杯凑在嘴边装样子。

  “接着说!”平南王顾不得流淌到手边的酒液,厉声道。

  下人把声音压得更低:“陈大姑娘的尸体是在牡丹花下被发现的,身上插着一柄匕首,据说匕首是骆大都督的嫡女骆姑娘的……”

  平南王扶着淌满酒液的桌沿表情僵硬。

  骆大都督的女儿?

  这讯息量就有点大了。

  众人:“……”该死的下人到底说了什么,听不清啊!

  “还有一位婢女的尸体在竹林里被发现——”

  平南王豁然起身,目光寻找到陈阁老,硬着头皮道:“陈阁老,令孙女出了点事,请随本王去一下花园。”

  陈阁老一头雾水站了起来。

  他一把年纪了听个热闹而已,怎么热闹到自己头上了?

  平南王再对骆大都督拱拱手:“大都督也随本王过去吧。”

  骆大都督淡定起身。

  他就知道,这种热闹怎么少得了他闺女呢。

  当爹的真是操不完的心啊。

  众人一见骆大都督起身,恍然大悟:看来骆大都督那个女儿又惹事了!

  知会陈阁老与骆大都督不是重点,重点是——平南王心情沉重看向刑部尚书。

  重点是把查案的人请过去,可这样一来,事情就马上瞒不住了。

  罢了,这么大的事本来也不可能瞒下来。

  平南王心一横,扬声道:“赵尚书也随本王去吧。”

  这话一出,众人神色就微妙了,等到平南王带着三人离开,厅中登时热闹起来。

  “叫家长也就算了,怎么还把赵尚书叫过去?”

  “嘶——赵尚书执掌刑部,今日的事看来不小啊!”

  有耳朵灵的人迟疑道:“我好像听到了尸体两个字……”

  “不会吧,小姑娘之间的摩擦,怎么会扯到尸体上面去?”

  “要是小问题,为何把赵尚书叫过去呢?”

  有个声音道:“要不——一起去看看?”

  听到的人沉默了一下,纷纷起身:“走,去看看。”

  “各位大人——”留下来的王府管事急得直冒汗,可偏偏这么多大人结伴要去看热闹,哪里拦得住。

  “这,这——”王府管事团团转了一圈,发现了仍端坐的卫晗与太子。

  还是太子与开阳王有涵养啊!

  卫晗起身。

  “王叔是要回去了?”

  卫晗看太子一眼,淡淡道:“去看看。”

  直到卫晗出去,太子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这个小王叔今日是怎么了?

  太子怀着诧异追了出去。

  独留厅中的王府管事:“……”

  他也去看看好了!

  面对一园子面色惨白的小姑娘,赶来的平南王等人脸色更难看。

  陈阁老嘶声道:“大都督,今日之事请你给老夫一个交代!”

  骆大都督并不示弱:“小女说与她无关,阁老稍安勿躁,还是听赵尚书问清楚再说。”

  正硬着头皮问话的赵尚书心中发苦。

  他又不是因为擅长断案才当上这个刑部尚书的!

  如今只能一边问着,一边等得力属下赶来了。

  “这么说,你们来牡丹花丛这里时遇到了往回走的骆姑娘?”

  几名贵女互相看看,先后点头。

  赵尚书摸了摸胡子:“也就是说,骆姑娘是最早到这里的?”

  骆大都督忍不住反驳:“怎么能如此草率下结论,不能因为没人看到更早有人来,就说小女是最早来的吧?”

  堂堂刑部尚书,问案一点不专业!

  陈阁老怒道:“令爱与我孙女今日起了矛盾,她有动机;刺死我孙女的匕首归令爱所有,这是物证;这些小姑娘见到令爱从牡丹花丛这里回返,可算人证。如今人证、物证、动机俱全,骆大都督还认为令爱是凶手的结论草率?”

  赵尚书情不自禁点头。

  陈阁老分析得有道理啊,比他还会断案的样子。

  而骆大都督只有一句话:“小女说与她无关,那就一定与她无关!”

  他女儿纵然有百般不好,闯了祸从来不会不认。

  陈阁老气得胡子直颤:“骆大都督,你这话未免可笑!人证物证俱全,难道不承认就能了事?”

  一道透着冷意的声音响起:“我有几句话要说。”

  骆大都督一怔:“笙儿——”

  骆笙只看了骆大都督一眼,便收回目光看向几个作证的贵女:“你们可有看到我持刀杀人?”

  几位贵女缓缓摇头。

  骆笙对着陈阁老抬了抬下巴:“阁老听到了,她们并没有亲眼见到我杀人,这算什么狗屁人证!”

  几位贵女登时尴尬不已。

  狗屁人证……这也太难听了。

  “那么物证呢?”陈阁老虽因孙女的死情绪激动,到底是经过官海风浪的,面对一个小姑娘还能保持克制。

  “物证?”骆笙扬眉,“阁老是指刺死陈大姑娘的那柄匕首?”

  说到这里,她挑眉一笑:“可那柄匕首不是我的啊。”

  “你说不是就不是吗?”朱含霜站在人群中,忍无可忍说了一句。

  骆笙并不理会乱插嘴的人,转而对赵尚书笑笑:“一直没有机会说,我的那柄宝石匕首早就送人了。”

  送人?

  众人暗暗摇头。

  这个理由太蹩脚了,难道说随便送给哪个亲朋好友就能洗脱嫌疑?

  “呃,收下我匕首的人也在这里。”骆笙目光越过人群,对卫晗微微一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掌欢,掌欢最新章节,掌欢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