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外媒解读俄罗斯出兵高加索:给整个地区带来平静

资料图片:车臣战争期间拍摄的俄军士兵照片。(图片来源于网络)

参考消息网4月25日报道 据加拿大《环球邮报》网站3月16日报道称,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成功连任后,尚不清楚他将使俄罗斯与西方的对抗冷静下来,还是使两者之间的对抗升级。由此,俄罗斯周边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命运可能悬而未决。

在选举中,奇比罗夫将选票投给普京。奇比罗夫本人曾是南奥塞梯的“总统”,世界上多数国家都认为南奥塞梯是格鲁吉亚的一部分。

几乎整个南奥塞梯的人口(约5万人)都在俄罗斯选举中参与投票,就好像这片领土是俄罗斯联邦的另一部分一样。批评者将此举视为朝着“温和吞并”更多的前苏联国家土地迈出的一步。

从许多方面来说,的确如此。就在西方关注乌克兰问题——俄罗斯已经合并了克里米亚半岛——之际,俄罗斯采取了一系列更隐蔽的举动,为吸收南奥塞梯和格鲁吉亚另一个想脱离的地区阿布哈兹敞开大门。

在2008年与格鲁吉亚爆发短暂但血腥的战争后,俄罗斯承认这两片领土是独立国家。但是,这似乎并不是克里姆林宫的最终目的:在战争结束后的10年里,俄罗斯向大约90%的南奥塞梯人和阿布哈兹人(有24万居民)颁发了护照,使他们有资格参加俄罗斯选举。

俄罗斯在这两个地区都建立了军事基地,而俄罗斯议会今年1月通过了一项议案,将南奥塞梯的微型军队整合进自己的军队。

尽管西方的关注焦点是乌克兰,但俄罗斯采取了一系列更隐蔽的举动,为吸收南奥塞梯和格鲁吉亚另一个想脱离的地区阿布哈兹敞开大门。

曾担任格鲁吉亚政府顾问的肖塔·乌提阿什维利说:“普京很可能不会停下来”他说,普京就任总统的时间越长,其政治统治就会变得越强硬、越不可预测。“兼并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是一个严重威胁。”

如同2014年俄罗斯合并入本国领土的克里米亚一样,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曾经是苏联的一部分,而普京经常抱怨苏联解体。

南奥塞梯人对与俄罗斯实现统一的可能性怎么看,以及这块土地在战后10年后如何发展,这两个问题都被证明是不可能亲自核实的。一封来自这个想要脱离的共和国“外交部”的电子邮件告诉《环球邮报》,在俄罗斯总统选举之前上报外出旅游应该是“不妥当的”。邮件没有提供进一步解释。

奇比罗夫说:“并入俄罗斯是南奥塞梯人民永恒的梦想。”此时他正坐在其位于俄罗斯南部城市弗拉季高加索(俄罗斯北奥塞梯共和国首府)的办公室里。

他说,他希望普京在其第4任总统任期内认定把拥有相同语言、文化和旗帜的两个奥塞梯统一起来的时机已经成熟。但是这位86岁的老人还说:“一切都取决于地缘政治形势。”

而这种地缘政治形势正变得越来越复杂。普京正面临一些严峻挑战。有人指控说,俄罗斯是在英格兰城市索尔兹伯里发生的令人震惊的神经毒剂袭击事件的幕后策划者,该事件让谢尔盖·斯克里帕尔——一个曾经向英国军情六处出售情报的俄罗斯特工——和他的女儿生命垂危。现场的一名警官仍然伤势严重,但病情稳定。

英国宣布因此而驱逐俄罗斯外交官,而且英国首相特雷莎·梅暗示可能采取其他措施。俄罗斯否认与此次袭击有关,并发誓要进行报复。

“斯克里帕尔”事件是在感觉越来越像第二次的冷战中的最新篇章,这场冲突于4年前升级,当时乌克兰发生政治动荡,俄罗斯随后采取了占领克里米亚的行动。从那以后,俄罗斯和西方就陷入了制裁战。

俄罗斯军队也在叙利亚境内,他们在叙利亚支持叙利亚政府,这使得他们与支持反政府武装的西方形成了对立,并提高了那里发生直接冲突的可能性。

目前尚不清楚的是,普京是否觉得是时候缓和或升级俄罗斯与西方的对抗了。

诸如南奥塞梯以及阿布哈兹、乌克兰的亲俄地区和摩尔多瓦德左地区之类地方的命运很可能悬而未决。

3月2日,当普京在电视直播的问答环节上被问及他最想改变什么历史事件时,他的回答给南奥塞梯人带来了希望,同时使俄罗斯的许多其他邻国感到寒心。

他的回答是“苏联的解体。”这引起了加里宁格勒一群选民的热烈掌声。加里宁格勒是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立陶宛与波兰之间的一块飞地。

普京快速的答复表明他一直在期待这个问题的出现。

关于恢复苏联的说法很受欢迎。独立的列瓦达中心在2017年12月进行的一项民调发现,58%的俄罗斯人对苏联解体感到遗憾,与2012年总统选举期间对该问题持相同观点的人数相比,提高了9个百分点。

在执政的18年里,普京一直在鼓励这种情绪,同时他恢复了作为俄罗斯军队象征的红星,并恢复了苏联国歌的曲调。随着与西方的冲突加深,他还敦促开展了一场咄咄逼人的宣传运动,强调俄罗斯为战胜纳粹德国作出的牺牲、享有的荣耀。

为了契合这一主题,俄罗斯的敌人再次被称为法西斯主义者和纳粹,尤其是乌克兰的亲西方政府。因此,吞并克里米亚被说成是战胜纳粹主义的又一次胜利。

此外,在普京签署文件、正式将克里米亚“纳入”俄罗斯联邦4周年纪念日举行总统选举,绝非偶然,而普京以现身克里米亚港口城市塞瓦斯托波尔来圆满结束其竞选活动,也绝非巧合。

在这场竞选中,最引人注目的时刻是普京3月1日发表国情咨文演说的时刻,他在阐述其政府的社会和经济计划时似乎感到厌烦,他在谈到俄罗斯军队取得的技术进步,尤其是他说的“不可战胜的”洲际弹道导弹将使美国的反导防御系统“毫无用处”时,他的情绪才变得高涨。

对苏联的怀旧行为在普京许多政策的定义中都发挥了作用。在2014年,在克里米亚地区就并入俄罗斯举行了有争议的公投。克里米亚人在谈到公投的那天时,就好像他们要加入的是苏联,而不是今天的俄罗斯。

同样,南奥塞梯人在回忆苏联时仍充满感情,对苏联解体极为痛恨。苏联解体使他们在弗拉季高加索和北奥塞梯其他地方的亲人留在了俄罗斯境内,而南奥塞梯人在一觉醒来后发现自己身处格鲁吉亚。

30岁的记者阿列克谢·普哈耶夫说:“我不想念苏联,但(在格鲁吉亚)我是少数派。”他出生在南奥塞梯,如今在弗拉季高加索居住。时至今日,有许多奥塞梯人仍认为斯大林是一位伟大的领导人。”

报道称,普京执政期间取得的一个更重要的成就是他改变了外界对俄罗斯的看法。

当他在2000年首次竞选总统的时候,最重要的问题不是俄罗斯是否会试图从邻国手中攫取领土;而是俄罗斯是否会像之前的苏联一样陷入崩溃,造成西方外交官称之为“拥有核武器的南斯拉夫”的噩梦般的局面。

那时俄罗斯的裂缝是车臣,这个穆斯林地区位于弗拉季高加索以东两个小时的车程处。车臣在上世纪90年代初经历残酷战争后,从俄罗斯赢得了事实上的独立。在车臣武装分子1999年8月袭击和攻占达吉斯坦一个邻近的村庄之后,人们曾担心,整个高加索地区正在摆脱俄罗斯的控制。

在车臣袭击达吉斯坦的同一天,叶利钦让普京出任总理,普京立即与车臣开战。到2000年1月1日,普京取代叶利钦出任总统,到2000年春天,俄罗斯军队控制了车臣首府格罗兹尼。

有关“拥有核武器的南斯拉夫”的想法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西方对普京动用军队以及无视国际准则的意愿的担忧。如今,格罗兹尼最重要的一条路已从胜利大道更名为普京大道。

但在高加索的胜利远非确定无疑。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未来会有更多麻烦,因为在从车臣和达吉斯坦出发前往叙利亚加入所谓的“伊斯兰国”组织以及在那里与俄罗斯军队开战的数以千计的年轻人中,已经有人开始回国了。

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高加索地区专家瓦迪姆·穆哈诺夫说:“俄罗斯政府像其他国家政府一样对此感到担忧。从叙利亚返回的人将是彻底变了的人。他说:“他们的意识形态已经变了,现在他们拥有丰富的军事经验。”

穆哈诺夫说,普京似乎给车臣和整个高加索地区带来了平静,但这种平静被以下事实打破了,这个事实就是它是建立在对普京个人效忠的体系基础之上的。

“只要普京还在这里,局势就会稳定下来。当他离开时,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一切都可能崩溃。”

普京的下一场战争围绕南奥塞梯展开,而在格鲁吉亚与南奥塞梯部队于2008年8月开战前,很少有西方人听说过这个地方。

俄罗斯军队迅速干预并击溃了格鲁吉亚的小型军队,并朝首都第比利斯进攻。要求西方为了格鲁吉亚的利益进行干预的呼吁没有得到回应。

经过五天的战斗,俄乌双方就停火问题进行了磋商,俄罗斯军队最终在第比利斯以外不到40公里处停止了进攻。

奇比罗夫说:“弗拉基米尔·普京是解放我们的人。奥塞梯人永远欠俄罗斯的。”

奇比罗夫的叙述接近于俄罗斯对事件的说法。他说,法西斯势力在格鲁吉亚抬头,引发了战争,迫使俄罗斯干预,击败了“新纳粹主义”。

然而,在南奥塞梯冲突中,俄罗斯从来不是中立国。在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最初在上世纪90年代初脱离格鲁吉亚时,俄罗斯军队便与分离武装并肩作战。这两个飞地让俄罗斯有能力在它认为必要的时候干预格鲁吉亚政治,2008年的战争实际上破坏了格鲁吉亚向欧盟和北约靠拢的努力。

分析人士说,这一杠杆是俄罗斯尚未吞并南奥塞梯或阿布哈兹的主要原因。

“俄罗斯几乎无法处理好与乌克兰相关的头疼问题,为什么还要把他们已经有效控制的这一小块土地吞并掉?”位于布鲁塞尔的智库国际危机研究组织的高加索分析家奥利娅·瓦尔塔尼扬说。为什么不把它留在未来,在与西方有更多的问题的时候,或者在格鲁吉亚突然变成北约一部分的时候?”

格鲁吉亚、乌克兰、叙利亚和西方国家的领导人都将密切关注普京今后的举措以及它们可能会如何影响地缘政治平衡。

普京是不是打算让位给一个被挑选出来的接班人?如果是这样,他或她是否会来自克里姆林宫内部的强硬派阵营,他或她会认为俄罗斯与西方有着无法回避的文明冲突?或者相反它变成俄罗斯日益缩小的温和派政客之一?

位于北奥塞梯的统一俄罗斯党负责人蒂穆尔·奥塔巴耶夫说:“俄罗斯如果没有普京在总统职位上不是什么好事。”他说:“任何在他之后出任总统的人都会被拿来与他进行比较,这对他们而言会很难。”

格鲁吉亚著名议员吉奥尔吉·坎德拉基说,在俄格战争10年后,西方仍在讨论如何对付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这令人沮丧。

坎德拉基说:“我认为,普京将继续保持同样的优势,走得更远。”(编译/龙君)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